V

0

关注

0

粉丝

4

主题
经验值
70 
金币
20 RMB
注册时间
2017-5-26

发表于 2017-6-2 15:35:4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威海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而且还是个色鬼……从此色鬼压床不断,我的身后,似乎有些什么……

  (故事节选自《他从地狱来》,磨铁中文网)

  我叫陈可欣,今年二十五岁,职业是时尚杂志的摄影师。

  兴趣爱好,怎么说,跟一般人不太一样,虽然我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我却特别喜欢看灵异小说,听各种恐怖故事,甚至和兴趣相投的闺蜜一起参加一些灵能活动,比如玩“笔仙”,不过都绝对是骗人的,不然我有再多的命也不够。

  至于业界传闻中的鬼照片,我倒是没有拍摄到,不过我的损友杨倩总是说时尚圈怨气太重,不是这个出|轨就是那个偷|情,肯定有为情所困而含冤而死的蠢女人,我早晚会拍到不干净的东西。

  我根本不以为然,甚至常常开玩笑说如果真被我拍到了,那可是本世纪的重大发现之一,证明了灵体的存在嘛。

  --

  清明节假期刚结束。

  一大早杨倩便闯进我的办公室,支支吾吾地说了一大堆,而我正在忙手上的事情,根本顾不上搭理她。

  我只模糊地听到她说什么大师,什么“灾啊祸啊”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也没有认真去注意她具体说了什么,只是敷衍地应着。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老是不信?”

  “你肯定是被骗了,那些看相定凶吉的江湖术士所说的话你也信?”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样。

  “那你怎么解释,那个大师知道我有一个搞摄影的闺蜜,而且还特别喜欢灵异故事?”

  “多半是跟你套话的时候猜到的。”

  “可是……那个大师说你有一劫,还让我给你带了个锦囊,而且也没问我要钱,我是担心你,叫你打开看你也不看,若不是那个大师说只能你亲自打开,我早就拆开了!”

  我看了一眼桌子上金色锦囊,有些烦躁,正在这时,主编的企鹅头像闪动,照片通过了,我舒了一口气,总算可以下班了。

  “行,我拆开!不过我可不去见那个大师,他不收你钱这事很蹊跷,搞不好等我过去了,会被好好敲上一竹杠。”

  “你这说的好像我跟那大师是一伙的,你有多少钱可敲啊?现在这个时代了,还有几个像你这么傻得姑娘,挣得钱全都给男友保管,万一他跑了,你哭都来不及!”

  “去去去,就不能说句好听的,你知道我们在攒首付,买了房子才能结婚吧,不然在这个大城市,连个家都没有,怎么过日子?”

  “他现在不是升职了吗?首付应该很轻松吧?”

  我苦笑了一下,哪里好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低下头拆开了那个锦囊,里面包着一张字条。

  真不知道这江湖老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缓缓展开纸条,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

  杨倩多半被我的表情吓到了,竟向后退了一步,随即伸手来抢纸条。

  幸亏我眼疾手快,将那纸条塞进了口中。

  “你……你怎么吃了?”

  “写的不是什么好话,我劝你还是别问了,为了保护你的眼睛,我大无畏地吃掉了这污|秽的东西!”

  “你可别吓我,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兴致开玩笑,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还能有什么?大概就是我将有大难了,要花钱消灾呗,不过竟然敢咒我,这老道也是想钱想疯了,不行!你带我去找这个人,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杨倩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也来了气,不过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会真的要出事吧?我看你有些印堂发黑。”

  “黑你妹,出差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脸色能好吗?赶紧带我找这个人。”

  那天,我们围绕公司大楼周围方圆五公里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却没有找到那个江湖术士。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道长,那张字条上也并非写的是什么诅咒的话语,只是简短的一行字--你的男人出|轨了。

  这到底是何人所为?

  可不论如何,我不能视而不见,上一次我就在我们合租的公寓里发现了别人的头发,可徐海默却一直坚称那是我的头发。

  或许,我应该……

  “喂,亲爱的,我今晚加班,晚上不回去了……恩,你也是,照顾好自己,冰箱里有吃的……爱你!回头好好补偿你啦,今晚真不行,再不修好照片,明天会赶不上杂志印刷……”

  挂了电话,我深吸了一口气,跑到了公寓对面的肯德基,今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搞鬼?

  我很怀疑,这个老 道 其 实 是 小 三 委 派 而 来 , 无 非是 想 拆 散 我 们 , 徐海 默 刚 刚 升 职 ,事 业 处于上 升 期 , 前 途 光 明 , 想 攀 附 他 的 女 人 想 必 也 是有的,可是……

  心却痛了一下,如果……

  如果徐海默真的出|轨了,我该怎么办?

  --

  肯德基的人越来越少了,时间也快逼近零点。

  我攥紧了拳头,拉高了衣领,四月的夜晚,温度并不算太低,可寒风入骨的时候还是非常令人难受。

  我出了肯德基,快步走到了家门口,平安小区三单元四楼。

  楼道里没有一点声音,安静地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

  我用耳朵贴在了自己家的门缝上,屋子里很安静,竟然没有徐海默往日的呼噜声,这让我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这个家伙不会真的去外面偷|腥了吧?

  突然,我听见了冰箱门被打开的声音,以及徐海默的脚步声,他还是那么喜欢拖着拖鞋走路,不管我说过他多少次。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果然是自己多虑了,那张纸条多半是恶作剧,该不会是杨倩跟我开的玩笑吧,这个家伙……最近真是越玩越过分了。

  “啊!”

  一声尖叫,划门而出,直直撞进我的耳里。

  在这寂静的夜里,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若不是及时捂住自己的嘴,我肯定喊了出来。

  其实,那声音并不是很响,可是听起来却异常刺耳。

  因为,那并不是惊讶的叫声,也不是痛苦的尖叫,那是……欢悦到极致的表现音。

  我紧攥着的双手,指甲深深嵌入肉中,心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眼泪模糊了双眼,我蹲在门口,听了一夜的旖旎之音,他们竟然如此放纵,我跌跌撞撞地逃离了现场,跑回了肯德基,抱头痛哭。

  清晨的时候,我肿着眼睛,端着相机,从对面的楼上拍下了那个女人和徐海默出门的画面。

  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是……

  《他从地狱来》磨铁中文网正在连载!

  

  

分享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