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54

关注

58

粉丝

61

主题

2014年度活跃达人

经验值
7836 
金币
1117 RMB
注册时间
2012-4-21

发表于 2017-11-20 08:38:43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威海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帖最后由 一船星辉 于 2017-11-20 08:45 编辑

文\一川星辉


    父母59年结婚后,便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头三年,没有小孩,母亲每年都会在秋收过后,带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沿着崎岖的山路乘大巴车颠簸一天赶到青岛。为了省钱,也为了早些见到父亲,当夜便搭乘客轮漂洋过海,第二天早晨抵达吴淞口码头,与父亲团聚。来年开了春,耕种时节再按原途折返回到文登老家忙活一年的农事。母亲的行踪跟冬去春来的燕子合了拍,那时的她轻盈、热情、浑身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小燕子一般招人喜欢。


    母亲招人喜欢,父亲最有感触。否则他退伍转业后留在上海工作,为嘛要特意回到文登老家物色老婆。诚然受时势所限,一个外乡小伙想要娶一个当地姑娘并不容易。可那时父亲正值青春,数年的部队生活让他历练得英气勃发,利落稳当,难得还能开一手好车。要知道那时拥有机动车驾驶牌照的人寥寥无几,通观整个上海市也不过八百多人而已。领导关心下属,给父亲介绍过不少适龄女孩,最终都不了了之多是因为彼此的生活习惯和价值观念有所冲突。娇嗲的上海姑娘并不太适合憨直的山东大汉,父亲尤其不喜欢玩弯弯绕的人,有一说一,母亲脆生生的脾性最合他的心意。


    初到父亲的单身宿舍,母亲忙不迭放下行李。阳光透过蒙尘的木格子玻璃窗斑斑驳驳地洒了进来,斗室里越发显得凌乱不堪:经年铺盖的被褥需要拆换浆洗,母亲一时都等不得,打开行李包取出素日里自己描龙绘凤的枕套、床单、被罩麻利地换上。木地板上积着厚厚的浮灰,一步一个脚印子,母亲让父亲提了桶水,三番五次的擦拭过后,光可鉴人。闲置在角落里的煤炉子是用来生火做饭的,父亲一个人,大概许久没动烟火了,炉子上的铝壶愣是倒不出半滴水来。母亲让父亲教她给蜂窝煤点火生炉子,风向不对,一股股浓烟熏得她双眼滚泪,咳嗽不止。父亲念着母亲一路风尘仆仆,不停地催着她去弄堂口的小馆子吃饭:一碗热乎乎的柴爿馄饨、一屉刚下炉的蟹粉汤包都是父亲早就想好了的,可母亲就是拔不出脚,屋子没拾掇利索是一方面,也是她舍不得花费父亲辛苦攒下的家用钱。


    父亲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听说母亲第一次来上海探亲,当晚便来看望她。窗明几净的宿舍让大家很是吃惊:变戏法尚需要时间,父亲凌乱的宿舍愣是被母亲布置成了喜气盈盈的新人洞房。来人齐声夸赞母亲漂亮能干,言谈举止不像乡下人---这可是上海人特有的夸人模式:认定一个外地人不像乡下人是对他的至高褒奖。母亲却并不引以为荣,一再强调一方水土一方人,哪里都有好人和坏人,走到天边自己都是胶东人。大家被她的实诚打动,刚出锅的猪肉白菜饺子让他们吃得口舌生津。众人识趣,为小夫妻早早腾出独处的时间。临走时母亲挨个给他们送上花生米、地瓜干小礼包,一份份情谊也便扎扎实实地结成了。


    母亲没有工作,在家闲不住,买了棒针要给父亲编织毛衣毛裤。隔壁的蓝姨好吃懒做,是出了名的月光族。女人大凡逢懒必馋,母亲不久便发现蓝姨经常去医院卖血,为的要么是一件开司米外套,要么是一份口味别致的蛋糕。母亲向蓝姨打听买毛线的去处,蓝姨以土著自居,内心着实看不上胶东来的母亲:“四川北路那边的货色齐整有的选,价格也公道。”母亲第二天便买来毛线开了工。蓝姨见状,讶异万分:四川北路离顺昌路这边远着哪,兜兜转转至少要换乘三次公交车,你一个初来乍到的乡下丫头,上海话都听不大懂,没人带着居然把事儿给办啦?毛衣织好,款式纹理都仿着商场里的抢手货,惟妙惟肖。大家相处时日久了,蓝姨由衷欣赏胶东女人的行事做派,母亲临回乡前,两人竟成了朋友。蓝姨自道从母亲这里学会了好多东西,正是缺乏这些东西才让她的前段婚姻分崩离析,也正是拥有这些东西才使得父母虽长年分居两地却始终情比金坚。


    二姐92年因工作调动去了上海,那时她毕业已经三年,一直在埠口镇的一所小学教书。因为勤勉好钻研,教学质量得到师生的肯定,始终担任着班主任的职务。到了上海,教育局临时没有合适的编制,劳动局安排她进了纺织厂。尽管从事着与专业毫不相干的工作,好强的姐姐并没有抱怨,更没有退缩。她相信勤能补拙、熟能生巧,更相信青为蓝出,后来居上。很快,她便熟练掌握了操作技巧,带她的师傅人前人后都忍不住表扬姐姐心灵手巧,服苦好学。可工作做得顺并不是那么简单,尤其对于一个胶东来的乡下女孩子。车间主任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平日在车间里作威作福,刁钻骄横乃至鱼肉下属,稍有不满便生出种种由头克扣工人的工资。大家拿她没办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忍气吞声,越发助长了她气焰。初来乍到的姐姐打心底反感溜须拍马,对于操守品行恶劣的人从来都是敬而远之。这样的态度自然会招致主任的忿恨,只是苦于姐姐的表现没有差池,无从下手罢了。一日,车间主任无端发飙,当众指责姐姐的产品线头过多,宣称要罚掉她半个月的工资,这简直就是信口雌黄。姐姐对自己的产品质量有信心,断然不会出现主任所说的状况。盯着转身要走的主任,姐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其拉回机台前,语气镇定地说:“您要罚我我不恼,您做为一个从业20多年的技术能手,今天我向您虚心讨教,假如我的产品质量低于您的,我无话可说,任您处罚。反之,您凭什么处罚我?”主任心虚,深知姐姐的业务能力出众,罚款的事情只好作罢。不打不相识,姐姐后来调离纺织厂,车间主任给出的评价竟然是:做事有板有眼,做人不卑不亢,难得。


    02年姐姐通过教育系统的招聘考试,进入一所有着百年历史的高级中学从事教务工作。虽然没有教学任务,但是庞杂的校务也是令人目不暇接。动辄的校庆、国内外的学术交流、甚至上海的某些高级别文艺、体育颁奖晚会偶尔也会安排在该校举办。千头万绪想要梳理平顺,让每项活动都能按部就班地开展决非易事。12年美国某知名大学的校董们组团来访,做为他们在中国的定点生源录取学校,校领导极为重视此次访问。当代表团圆满完成交流任务,举杯感谢校方详致细密的安排与盛情周到的款待时,姐姐仰望满天繁星,半个月来的忙碌辛苦瞬间化作满脸欣慰的泪水。


    我们姐弟小时候都生活在教育资源贫乏的闭塞乡村。尽管父母重视我们的教育问题,可他们自己尚且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育,如何能给我们做出明确的规划。显然,这些自然、人为的因素多少制约了我们的发展。有了前车之鉴,早在外甥出生前,姐姐就已为他制定了完备的成长方案,这些方案不仅仅囿于文化教育,健康的体魄与心理同样是不可或缺的组成因素。2013年高考,外甥以优异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录取,接到通知书的一刹那,娘俩会心一笑:这一刻,是终点也是起点,生命不息,勤奋不止。


    上海在国人的心目中一直是座充满魅力的前卫城市,上海人也以其特立独行的生活模式和生存秩序区别于其他地域的族群。对于传说中当地人的排外意识与言行,上个世纪便来到魔都的母亲和姐姐自然会有各自切身的感受和体会。只是回首往事,这一路走来,母女两代人始终都明白:一个人在异乡打拼生存,无论身处北京还是上海,哪怕是大洋彼岸的纽约、华盛顿,只要能够做到遵循自己的内心、不妨碍他人,认真积极地工作、生活,最终他都会被新的环境所接纳和认同。   

     
     
                                                         2017年11月14日·夜



分享到:
本人威海信息港昵称:一船星辉,本人新浪博客昵称:一川星辉。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harapova86586,欢迎各位朋友访问交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