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威海信息港社区- 威海社区、威海论坛、大威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081|回复: 1

现实版《我不是药神》,母亲为孩子违法代购救命药被认定贩毒

[复制链接]

177

主题

250

帖子

105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55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7 11: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年前


电影《我不是药神》


让大家关注到一些特殊的患者群体


在用药时遇到的困境



近日,又一位罕见病患儿的母亲


李女士受到广泛关注


起因是一位母亲李静姝(化名),为救得罕见病的孩子龙龙(化名),她为了罹患罕见病的儿子代购了一种名叫氯巴占的药物但在国内,种药被列为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


李女士在代购过程中因帮助收寄药物被指“贩毒”,因而引发一起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


检方:定罪不起诉


李静姝随后收到了检察机关的“不起诉决定书”,检方认为李静姝的行为已构成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鉴于“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等原因,最终做出了“定罪不起诉”的决定。


李静姝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认为自己“只是为孩子购买了救命的药”。


李女士的孩子如今已有1岁零9个月大,从他出生第九天,就被确诊了一种罕见病:婴儿癫痫病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综合征。



母亲李静姝到处求医问药,却始终束手无策。在绝境下,有医生建议其试试“氯巴占”。


在不少国家,该药被用于癫痫治疗,但在我国它属于一类精神药品,尚未获批上市,也未获得进口许可。



靠着病友的信息,李静姝从“铁马冰河”处购买到国外的氯巴占,龙龙的癫痫发作也得到了肉眼可见的控制。


今年6月,因担心氯巴占过境被海关扣留,李静姝答应帮忙接收,由此就陷入到了刑案之中。


据媒体报道,李静姝自始对氯巴占的认知是为孩子的“救命药”。国内并未销售该药物,这让李静姝可能明白其代购行为违反国家药品管理制度,但这不能认为她对氯巴占是毒品有清楚的认知。


李女士:这个药加上没有多久,孩子的癫痫持续性状态就停了下来。(这个药)医院没有,国内医院都没有,医生建议吃这个药之后,会让家长自己想办法去买。这个代购也是病友互相推荐,他的药比较稳定,然后药价格又便宜。(其他病友说)这个代购家有一个同样的癫痫病的孩子。


然而,因为帮助“铁马冰河”收取了一个国外寄来的氯巴占包裹,李女士被中牟县公安局以“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采取了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


此后,代购"铁马冰河"也被提起公诉,李女士和许多病友再次陷入无药可医的境地,剩下的氯巴占只够孩子服用两周了。


媒体:违法代购海外药能否救命优先?


光明网就此事发布评论称:氯巴占虽然在一些国家已获批,但是它仍在我国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名单中,而且在我国并没有合法地位,按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印发〈100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依赖性折算表〉的通知》,1克氯巴占相当于0.1毫克海洛因,也就是说,像李芳这样违规地从海外代收这种精神药品,符合刑法中“走私贩毒”的犯罪构成要件。


一个一心只想救自己的孩子的母亲,撞到法律的高墙之上,这是让人纠结的问题。一边是国法对毒品的零容忍,一边却是患儿母亲让孩子“活下去”“药不要停”的最单纯的想法。现代法治社会形成了复杂的社会管理机制,行为的目的是善良的,但很可能因为触犯专行的行业制度,从而触发刑事责任。特别是精神药品管制又横跨医学、卫生管理和刑法三个领域,逻辑演绎丝丝入扣的“三段论”,放到了具体个案当中就引发了法理和情理的冲突。


严肃的法律恐怕也很难直面母亲那句“可我不想让龙龙被淘汰啊”的叹息,我们也看到警方办案的暖色,警方并没有扣押“走私毒品”的物证——氯巴占,还是给孩子留下了药。


这一幕法与情的纠葛似曾相识,2018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将确有临床疗效的“进口假药”的伦理问题呈现在公众面前,也促进了医药、司法政策的改变。“两高”在司法解释中明确,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此外,司法政策也有不把所有涉精神药品都归为涉毒犯罪的指引。


法律是严肃的,法律也应该是精准的,以及带有温度的,像李芳以及EIMFS的病友,哪怕本身代购、销售、运输了违法的精神类的药品,仅从形式要件上看,满足了涉毒犯罪的构成要件,但应该从当事人的客观用药需求、涉案药量、有没有高价转卖牟利,以及是否造成精神药品被作为毒品滥用等方面做出全面分析定性。


在李芳的罪与罚之外,还需要对于EIMFS患儿医疗、氯巴占的制造、销售做出制度安排,在目前的严厉打击情况下,孩子断了药应该怎么办?是继续让家长们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还是有合法化的解决方案?公安机关、海关、医药管理部门以及卫生部门,还有药厂代表,能不能坐下来,拿出一揽子解决方案:氯巴占“走私”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国内短时期内有合法化、本地化生产的可行性吗?对确是用于治疗的海外代购,能不能给予进口证明,并且严格监管流向?


对毒品零容忍,也要对精神药品的非毒品用途做到“法内开恩”、实事求是,这是法律应有的精准和温度。


不少网友直呼:现实版《我不是药神》



不论如何


希望和李女士一样的病友家庭


能够早日寻得出路


(综合自澎湃新闻、光明网、网友评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61

帖子

83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837
发表于 2021-11-29 07:3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得问国家孩子有病,还不能医,等死吗?难怪有很多报复社会的事,天道不公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威海社区

GMT+8, 2022-1-29 15:44 , Processed in 0.08153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 2003-2019 Whinfo

鲁ICP备 17031926号-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